江苏新增境外(巴西)输入确诊病例1例 累计10例
来源:江苏新增境外(巴西)输入确诊病例1例 累计10例发稿时间:2020-03-28 11:23:29


3月3日深夜,东方天郡有居民报告,说一户外籍居民好像出门了。最后发现,原来是这户“老外”的高中生儿子过生日,同学把生日礼物送到了家门口,孩子并未出门,觉得很委屈。第二天一大早,街道“同心园”园长郝智慧立即带着生日蛋糕上门,疏导“老外”小伙子的委屈心理。

在刘忠华的家乡,老一辈蜂农们几乎都在坚守。近几年由于收入下滑,也有少数人转行养殖小龙虾,但做了一段时间又回归老本行。刘忠华也考虑过转行,有人劝他年纪大了应该在家谋个稳定的行当,多陪陪家人,但最后他还是舍不得蜜蜂。“希望政府能在经济上更多支持蜂农,至少让蜂农能在今年的疫情中活下去。”

每年9月至次年2月是蜜蜂的越冬期和春季繁殖期,也是喂养饲料的关键阶段。这段时间全国花期还未开始,蜜蜂没有天然食源,蜂农要用饲料把蜜蜂喂饱养壮,全年的收成才有初步保障。“养蜂就像打仗,粮草充足、兵强马壮,仗才能打得好。”刘忠华形容。

湖北、云南多名蜂农向记者反映,遇到了跟贺福平类似的问题。对于日益迫近的下一次转场,刘忠华也不放心,“目前还有一些村镇没有开放,我们湖北出来的蜂农,身份敏感,担心蜜源地不欢迎我们。”

这是刘忠华最困难的一年。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全国范围封村封路,他和蜜蜂困在云南长达一个月。饲料告急、蜜蜂接连死亡、下一场花期临近,蜂农们焦急不已。

贺福平原计划3月中旬按往年路线到湖北荆州采油菜花蜜,但联系当地村镇后发现,即使有健康证明,外地蜂农进村仍需先隔离,蜂场也无法事先安置。这样一来,就算到了蜜源地,也不能放蜂采蜜。“追一个花期只有3天时间,第4天就别去了,其他蜂场都到位了。隔离完14天,哪一趟都赶不上了。”

“担心蜜源地不欢迎我们”

街道主动走访南京经开区,先后走进8家外资企业,询问企业外籍员工返宁情况,征求企业服务需求。很快,街道成立了由4个分管领导带队的外籍人士工作组,每个组配一名翻译、一名医生、一名街道中层干部,还抽调了36名网格员、社区工作人员专门做好“一对一”服务保障。疫情期间高校暂停返校,原本可以从高校聘请翻译的“小事”变成了“头疼事”,街道四处求援,内部“挖潜”,终于配齐了翻译。

让他印象最深的是2003年非典时期。当年4月上旬,非典抗疫尚处于焦灼阶段,刘忠华正带着100箱蜜蜂在陕西咸阳长武县转场。“那时候经验不足,蜂养得不好,路线选得也不好,但就是胆子大。”

公安县的蜂农在蜂场中取蜜。受访者供图